听渜(nuan三声)
日常咸鱼 有趣而无趣的头脑

【叶蓝】专属轨迹(01)

*叶蓝only,1v1

*校园paro,有私设

*时隔半年的新坑

--------------

01、


“听说了吗,今年我们学校高一的新生招的比去年多了三百多个呢,不知道是真的人才泛滥还是怎么样,昨天晚上我打了招呼,可都没觉得有什么稀奇的……诶诶,听到了没,老冯在下边给他们开新生大会呢,还把文州他们几个叫去了,说是要代表我们这些老学长给他们鼓鼓劲来着,我们要不要跟着去看看啊,这届还有好几个我初中校友呢——叶修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叶修一边接水漱着口,一边极为敷衍地点头,但两只眼睛连缝都没露出来,更不用说耳朵和大脑是否已经开始运作了。


黄少天也不管他到底听没听到...

+

【军事组】冷战什么的不存在的

*地府双主事设定 欢快向

*其实是两位大人打情骂俏的日常

*该设定前文:【军事组】矜持是什么可以吃吗

——————

玄冥殿最近的气压十分低沉,无论职位大小,只要走在玄冥殿中,面上的神情总是谨慎露怯。

而玄冥殿主殿的大门之外,两位看门小将尴尬而又无奈地束着疏云殿主事诸葛大人的双手,苦口婆心地劝说着:

“诸葛大人,我们大人下了命令,明确的很,就是不让你进门,你就别为难我俩了……”

“诸葛大人,我们大人都说了,让你自己好好反省,别来叨扰他,你就回去吧……”

见此,诸葛亮干脆十分无赖地坐到墙边,吩咐道:“既然你们大人不想见我,我就在这儿等着他,他不见我,不代表我不能见他吧?”

“……...

+

【喻黄】十四州

*各种私设 背景架空 


*双公子设定 


*祝我们喻队18岁生日快乐啊 


01


剑起,风舞。 


剑收,花落。 


看着刚长出又被斩断的桃枝,黄少天笑容悄绽。 


转身对着石桌旁观望的少年挑了挑眉:“看到了吗,是不是很厉害?” 


喻文州淡淡泯了口茶,笑道:“少天的剑法自然是厉害的。” 


似是觉得无趣,黄少天早就料到了会得到这样的答复,随手将剑抛在一边,坐到喻文州身边。 


眼前的这个人,依旧是一副平静无波的模样,似乎没有什么能让他失措不安。...

+

【戴莫】【戴萌生日贺文】无糖去冰加椰果


*祝wuli小戴生日快乐
*依旧在循环9to9 依旧过呼吸

    -1-
“戴萌有个很喜欢的人,但她害羞她不说。”
躺在床上的戴萌小心翼翼地捧着手机,心里不知怎的就想起了徐子轩说过的这句话。
此刻她正在等待着莫寒的消息,像个情窦初开的怀春少女。
其实不过是邀请对方一起出去逛逛罢了,戴萌暗自镇定下来,作为今天的寿星,她自然是不能怂的。这种邀请就要显得硬气一点,理所当然一点。
但事实证明,戴萌还是没能逃避心底那种异样的感觉滋生。
思绪不禁又跳回到几天前。

-2-
刚刚跳完《9to9》的戴萌可以用心跳如擂鼓,脸红如苹果来形容了。
如果说《她和她》只是简单的发糖行为的话,那《9to9...

+

【忘羡】再无他梦

        *有私设

  *大概是关于中秋的脑洞

      ---------------

  “魏前辈,这么做真的合适吗……”

  “怕什么?你们含光君又不会吃人,再说了,这不是还有我在嘛……”

  蓝忘机一大早醒来,还没来得及奇怪床榻上少了一人,便极为不小心地听到了魏无羡和蓝思追的这段对话。

  大概是出于些微私心,蓝忘机选择了装傻,表现得如往常无二。

  当他整理好仪容,正准备起身去寻蓝曦臣时,魏无羡便满面春风地走了进来,抬手熟练...

+

【叶蓝】未朽(2)

*地下组织,各种私设

*1v1,叶蓝only

*前文:(1)

--------------

重见天日的第一个夜晚,蓝河睡得很熟。这一年来几乎是天天都要做上一些梦,所以当他醒来后发现自己熟睡到中午时,自己都有些惊讶。

惊讶和短暂的怔愣过后,蓝河才来得及思考另一个重要的问题。

他简单地洗漱了片刻,开始挨个房间打量起来。回到家里的时候,他实在是疲惫得不行,连开门时被呛了一口的灰尘都没在意,随意吩咐了叶修帮他收拾,就回到自己的房间,抖了抖床上的灰便昏沉的睡着了。

客厅空无一人,客房里也已经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叶修应该是出去了,至于做什么,蓝河并不想思考。

他坐到餐桌前,桌上竟然摆了一碗稍...

+

【叶蓝】未朽(1)

*地下组织,各种私设

*1v1,叶蓝only

---------------------------

九月夜晚的风,总是掺杂着凉意却又极尽温柔。

不知道多久没能睁眼看一看铁窗外的夜色,蓝河靠着窗子走了几步,试图透过黑色的纱布看一眼月亮的形状,但终究是无用的,只换来连接着四肢的铁链轻响。

大概有一年了——蓝河被囚禁在这个宛如牢狱一般的地方。

对于这个狭小而昏暗的空间,蓝河自认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和熟悉。但除了被关进来的那天随意扫视的几眼,蓝河也没有真切地看过这个他生活了一年的地方。

许是有些疲惫了,蓝河背靠着一面墙坐下,吹着口哨,是欢快悠扬的曲调。

下午的伙食到现在还没送来,大概是跑...

+

【朝耀】不惯(一发完)

※失业编辑×中餐厅老板 

※中学时期傲娇恶霸(?)×美食汇好学生

※没有逻辑都是脑洞(微笑)

*

在伦敦的街道上找一家中餐厅是一件不难的事。

刚刚辞去了杂志编辑这份工作的亚瑟•柯克兰先生此刻分外怀念那入口便此生难忘的美味。

坐在靠窗位置向外望去,这条街显得有些清凄。也许是刚刚失去了这份自己热爱的工作的缘故,亚瑟看着桌上的那杯红茶,竟也有些无法下咽的感觉。

究竟为什么要辞职,亚瑟自己也有些搞不清楚,只是身处那样一个到处勾心斗角的地方,他就感到十分头痛。

想来也快到圣诞节了,沿街的商铺已开始着手装饰,唯独他身处的这家中餐厅并没有任何修饰,看起来格外...

+

【药鱼】鸣蛩(一发完)

※一个脑洞 梦中人设定

※这对简直好吃


*

「鹊。」

扁鹊第一次见到庄周,是在七岁时的某个梦境中。

眼前是一片黑暗,只有那人斜倚轻笑,慵眸半合。

「你是子休在这梦境中见到的第一个人。」

也许是对方太过惊世绝俗,令扁鹊有些失了神。

「这梦境中?」

「正是,已有九百六十七年了。」


*

扁鹊无法解释为什么在自己的梦境中会出现这样一个从未听闻过的人。

但他很快相信并接受了庄周的存在,也不认为那是个普通的梦境。

在扁鹊的印象中,庄周是个嗜睡的人,每次在梦中见到他时,他都是小憩着,见扁鹊到来,他便抬手去遮那并不存在的阳光,慵懒地半睁眼。

「鹊,你来了。」

对...

+

【忘羡】闲窗锁昼(6)(完)

※主忘羡 架空

※清贫书生×商家公子

※前文链接:1   2   3   4   5

※发现还是一发完比较带感


「蓝湛,你和你兄长分明都可以入朝,为何都在会试被拦下了?」

「叔父不愿蓝家入朝为官,设局将我们安排在礼部。」

魏无羡第一次觉得蓝启仁实在是太有深谋远虑了。

不在朝中为官,就意味着很难被歹人利用,何况他蓝家个个出人才,只有在他的羽翼下才能保证不被浪费。

与蓝曦臣一般,蓝启仁将蓝忘机留在礼部,完全协助礼部处事。

他以为朝廷培养

+

【军师组】矜持是什么可以吃吗(一发完)

※地府双主事(迷之设定) 欢快向

※这对智商真的带感

「疏云殿新来的孔明大人和玄冥殿的张良大人搞上了」

这是地府最近十分热闹的一件八卦。至于这传闻是如何来的,据说是专给阎王传话的一个下使在玄冥殿看到诸葛亮悠哉地坐在张良的位置上替他翻阅着公文。

看到下使进来的时候,诸葛亮还极为温和地对他笑了笑,并声称:“有什么事情就告诉我吧,我会转告前辈的。”然后那位下使就看到了躺在一旁帐中熟睡的张良。

所谓传话,传着传着就不知道传哪儿去了,还不到一日,这件在他们看来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就已经传遍了整个地府。

然而事件的两位主人公现在仍然坐在玄冥殿中,一个喜不自胜,一个浑然不觉。

“孔明,...

+

【忘羡】闲窗锁昼(5)

※主忘羡 架空

※清贫书生×商家公子

※前文链接:1   2   3   4


“蓝湛。”

“嗯。”

蓝忘机侧目去看坐在桌前颇显狼狈的魏无羡,他正望着桌上还散着热气的饭菜,泪痕却是不见了。

“你身上的钱不是用完了吗,哪来的钱买这些?”魏无羡十分不解,按说他是的确看到了蓝忘机的钱袋空了,昨日也不见他吃饭,还准备等他会试结束后请他吃顿好的。

蓝忘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却是反问:“你如何知我没有钱?”

被问到这个问题,魏无羡一时有些窘迫,他总不能说自己那日偷偷跟着蓝忘机到了

+

【忘羡】闲窗锁昼(4)

※主忘羡 架空

※清贫书生×商家公子

※前文链接:1   2   3


「忘机,如今连你心中都有了杂念吗?」

「不敢。」

「趁凡绪还未生根发芽,断了最好。」

守在礼部院外的魏无羡,等了整日,都没有等到蓝忘机出来。

今日本是会试的日子,他推了父亲交代的处理货物之事——那本是件极为便宜的差事,父亲将此事交与他,是要他尝点甜头,日后好管理家中各事。

但单方面答应了蓝忘机的陪伴,他定是不会缺席。

如今看来,是对方失约了。

其实魏无羡也料想过这样的场景,毕竟进了礼部,就是蓝启仁的地盘,蓝忘机又是他们自...

+

【忘羡】闲窗锁昼(3)

※主忘羡 架空

※清贫书生×商家公子

※前文链接:1   2


花了身上所有钱财得来的住处并没有蓝忘机想象中的好,只有一张木床,一张老旧的木桌和一个味道刺鼻的柜子。

地上尽是灰尘,刚踏入时连蓝忘机都不禁皱了皱眉。

旁边的几间客房均是一同来参加会试的人在住,蓝忘机本想坐在床上静静心,却不料隔壁参差不齐的诵读声实在是扰人心神,只得无奈睁眼,取出一本随身携带的书闲阅。

夜幕中悬挂着的月,在永乐夜晚繁荣的街市映衬下,显得有几分清凄。

蓝忘机并非没有出过姑苏,但无论在哪处看到的月,都不同于永乐的这般惨白堪怜。

以前长兄常与他谈心,便总

+

【忘羡】闲窗锁昼(2)

※主忘羡 架空

※清贫书生×商家公子

※为无辜的蓝先生打call

※前文链接:1


站在玉兰树下的蓝忘机此刻的心情只能用复杂来形容。

他早早地从姑苏出发,长途跋涉终于在今日来到了永乐,看到的却是街上这样一幅水泄不通的画面。更不必提在哪里落脚,他几乎都要将这整个永乐城的客栈访遍了,却仍旧是四处碰壁。

再者,那些本想看着他的皮相给腾出间客房的老板娘,没有哪个不被他这清冷端方的样子给吓坏了,哪还有心思去照顾他。

蓝忘机并不知道那些拒绝他的人的心思,仍单纯地以为只是人多的原因,于是便打算在这株就近的树下稍作整顿。

这时他便看到了对面楼阁之上的那名少年。

那少年...

+

【忘羡】闲窗锁昼(1)

※主忘羡 架空

※清贫书生×商家公子

※一个新人的自我修养


二月中旬,永乐的街道上便已人满为患。

沿街的几株白玉兰已经微微绽开了一丝生机,枝条还未茁壮,也没有哪个冒失的人过路将其损色,只那么含羞带怯的,也别有一番风采。

当见到各家客栈的老板提起精神收拾着大堂,人们便知道,一年一度的会试又要来了。

街边摆着摊的大多做起了流氓生意,见这些从其他地方来的年轻读书人便两眼都放着光,也有经验老道些的一口一个“小伙子”地招呼着那些大多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但凡是瞧见手头宽裕点的,都有几家铺子的人围着供着,生怕被别家的先哄骗了去。

每到这种时候,连乞丐的生意都好了不少,

+

© 听渜_ | Powered by LOFTER